香港验血机构

女子携丈夫与情人做亲子鉴定结果引发拳击混战

已有 阅读,今日已有 68 位在线咨询,57位患者网上预约 点击咨询 我要分享

一串神奇的生命密码,一座充斥着欲望与现实的人生戏台。8年,2万余例DNA亲子鉴定,28%的排除概率,数字的背后,究竟揭示了身边一个怎样的世界?《冷暖人生》特别呈现,亲子鉴定秘档。

2010年3月的一天,落日的余晖穿窗而入,北京顺义一家亲子鉴定中心门前,一个孕妇和两个男人,表情严肃,默默不语。当他们拿到最终的鉴定结果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邓亚军(DNA亲子鉴定师):支持谁谁谁,是谁谁的生物学父亲,然后就拿出去了,说这个鉴定结果出来了,是支持的,你们来签一下字,这字还没签完,就见其中一个男的把这个女的一拳就打倒了,女的直接就倒在我们接案室门口的地上了。你看,这两个男的,一个女的,这个男的才是她的老公,而来做鉴定是这个女的和这个男的,等于,相当于她带着她的情人做的鉴定,那孩子是一个支持的结果,那这个人才是她的老公,那他知道一个支持的结果,那他不直接上去,就是他控制不住,直接就把这个女的,就在我们那就打倒了,就三个人最后扭成一团。

陈晓楠:刚刚这一幕在我们看起来真的是颇富戏剧性,不过,对于DNA亲子鉴定师邓亚军来说,这其实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事了。

邓亚军,中国最早的一代DNA鉴定师之一,8年以前,当她从一个法医偶然转行,涉足了对当时很多人来说还是特别陌生特别神秘的DNA亲子鉴定领域的时候,作为一个天天跟数字打交道的技术人员,她可是从来也没有想到,她就此无意之间闯入的,可不仅仅是一些冰冷的数字,而是人性中最隐秘也最复杂的那些领域。

8年,邓亚军一共接受了委托案件2万余件,面对形形色色的鉴定者,她曾经在一篇日记中写过这样一段线年来,无论是工作时间还是非工作时间,我都要面对各种各样、各怀目的的鉴定人,他们当中多数是想知道养了这么大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也有部分是想知道当初的一次激情出轨是否留下了些什么?还有一些女性想通过亲子鉴定来证实的清白或是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稀奇古怪的委托理由,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都想通过这一纸鉴定来解决,邓亚军说他们鉴定中心,有一间小小的接待室,那小小的接待室可真的是像一个舞台,每当有人敲响这里的房门,他们就知道,一场人生命运的悲喜剧又要上演了。

解说:8年间,邓亚军这间小小的接案室走进来的求助者数以万计,他们当中有20多岁的年轻人,也有六七十岁的老人,无论孩子是1岁、两岁还是三四十岁,他们都想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自己的。

邓亚军:我们会有的碰到70多岁的老头,他纠结了30多年,儿子都30多岁了,我有什么办法可以把我儿子的样本拿到,还不让儿子觉察?他一遍一遍地给你打电话,那我就告诉他,那就买包好烟,你儿子抽烟吗?不太抽。买包好烟,把他叫你家里去,让他抽一下,把这个烟头留给我们就行。你看,我做了两万例,你按其中20%的排除概率,4000例,4000例排除之中有多少故事。

陈晓楠:所谓4000例排除就是说,这4000例都是否定的结果,都不是婚内丈夫的孩子。

邓亚军:我相信它可能会有着各种各样的阴差阳错,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故事是可能很曲折,里面背后隐藏着什么东西,那就更难说了。

解说:用一串串DNA密码,邓亚军走进了一个个不同的人生,而她手中的那一纸结果,也成为决定前来鉴定者婚姻与家庭的最后一块砝码。多年来,面对种种聚散离合,邓亚军常常感到困惑与无助。

邓亚军:去年过年的时候我大哥来,然后提到一个案子,我大哥就说你们太不人道了。

邓亚军:对,我们同事包括我们的所长跟我开玩笑都是,你又毁了多少家庭?就是一段时间没见,说你又破坏了多少家庭。就是铺天盖地来的时候,我就自己会很纠结,就包括我们同事开个玩笑,我也会想半天,我真的是破坏别人的家庭的人吗?是我破坏了这个家庭,还是这个家庭本来就有问题?

解说:2002年5月,国家将包括DNA亲子鉴定在内的司法业务,开始向社会第三方鉴定机构放开,从小胆大心细,有着多年法医经验的邓亚军与当年8月进入北京一家司法物证鉴定中心工作成为该中心首批DNA亲子鉴定师。

邓亚军:还是在那个排卵期嘛,头一天跟他丈夫同床,第二天就跟她情人在一起,而这次就怀孕怀上了,因为她的情人和她丈夫的血型一个是O型,一个是B型,她也是O型,他们说他们当地一生出来的孩子,就是要做血型的,那一旦做出一个B型血,那肯定不是她老公的孩子。她说她老公对她特别好,然后那这样情况下,她一旦出生孩子是B型血,她这个家就彻底被她毁了。邓亚军得知这个30多岁的女人,多年来一直希望能有一个孩子,然而一次外出和工作合作伙伴的出轨经历,却让她期盼已久的这份惊喜充满变数。

邓亚军:她做外贸的,她从国外回来之后,第一站就留在北京,她说我一定要搞清楚这孩子到底是谁的。然后我就问她,我说你要做鉴定结果,你得有比对样本,她就指指她旁边跟着的一个人,那个人就穿着一身中山装,就特别的木讷,我一直怀疑是她爸爸,就是陪她来的,没想到那个人是她的情人,就让我挺,又一次颠覆我的这个观点。

解说:由于怀孕刚刚两个多月,胎儿尚未成型,DNA样本采集非常困难,邓亚军多次尝试,仍无法做出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邓亚军:她就问我,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说你是不是特别想要孩子?她说是。我说那我建议你,不管是谁的孩子你留下来,因为你把这个孩子打掉之后,你可能以后没有机会再怀孕了,那你要这么想当妈妈的话,我建议你就把这个孩子留下来。然后她是特别神色凝重的考虑,她说我考虑考虑。

解说:离开鉴定中心后,这个女人并没有回家,三天后仍在北京的她,给邓亚军打来了一通电话。

邓亚军:她说我把这个孩子做掉了,我还是不能留下后患,我害怕出现那百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可能,这不是我老公的孩子,所以把孩子打掉了,然后就走了,从此之后再没这个人消息,但直到现在我还会想,她回去之后还会不会再有孩子,她回去之后怎么面对她老公,她婆婆?

解说:素不相识的鉴定者的遭遇,让邓亚军感到惋惜,而令她更没有想到的是此后的日子,她竟会经历那么多的未知与挑战。

2005年8月,一对男女带着一个孩子来到中心想做亲子鉴定,而当邓亚军将最终支持的结果告诉他们时,那个女子却出乎预料的哭了起来。

邓亚军:说你们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因为我老公在报纸上看到了你们,他想下周带着我的孩子做亲子鉴定,所以我才提前这周带着我的孩子和我的情人来做个亲子鉴定。这只是我就是七、八年前的,就是,就一次,她说她就这一次,现在我的家庭都很好,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个孩子就是他的,你们能不能,就说下周我老公来了,你们给他出一个假结果,就说这个孩子就是他的。

相关链接:

·近日高圆圆怀孕被证实那怀孕初期

扫码联系我们
机构简介
案例分享
  • 这是第二次在迪恩验血鉴定性别了,第一次验血结果说是没有y染色体,怀的是女儿,生下来后,果然是女儿,所以第二次又来迪恩验了,这次如愿是儿子。真好!

  • 广东汕头这里真的很重男轻女,第一胎我生了个女孩,公婆两整天唠叨着要个男孙,所以在怀上二宝6周的时候,就通过迪恩预约了香港验血查了二宝的性别,真的验准了。感谢香港迪恩医疗!

  • 感谢香港迪恩医疗给我介绍了最准的验血查胎儿性别机构,现在我的儿子已经出生了,看着他,我就想起了我自己一个人到香港验血的经历。

  • 我们家不重男轻女,但大宝是女儿,在响应国家号召生二胎的同时,我想要儿女双全,所以二宝就想要个儿子。于是通过迪恩去香港验血查了,本来心里还担心验不准,但二宝出生后,打消了我的疑虑。